BBC中文网

还不起债 希腊人这样说理

时间:2015-07-09 15:06:49  作者:BBC乔·米勒  来源:BBC中文网  查看:21  评论:0
内容摘要:银行关门了,债主穷追猛打。公投前夕,记者来到希腊,听普通百姓吐苦水、发牢骚、泻怒气。他们将做出怎样的选择呢?雅典帕格拉提(Pagkrati)区,大街小巷一片诡异的沉寂。虽然只是周一下午,四处一看,几乎到处空无一人。要是还能找到一家开门营业的咖啡馆、杂货店,看不到的,也许就是10多...

银行关门了,债主穷追猛打。公投前夕,记者来到希腊,听普通百姓吐苦水、发牢骚、泻怒气。他们将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雅典帕格拉提(Pagkrati)区,大街小巷一片诡异的沉寂。虽然只是周一下午,四处一看,几乎到处空无一人。

要是还能找到一家开门营业的咖啡馆、杂货店,看不到的,也许就是10多家永远关闭的店铺。有些店铺的门脸早就荒了,窗玻璃上贴着的“出租”大字报,已经被太阳晒褪了色。

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找到一家营业的咖啡馆。六七个已经是退休年龄的雅典老人,坐在遮阳篷下,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就着一小壶红葡萄酒,吃着几样传统小菜。

按常规,星期二,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该领养老金了。齐普拉斯总理打了保票,养老金肯定照常发。

问题是—至少对雅尼斯来说是这样,他没有在自动取款机使用的取款卡。如果银行不开门,雅尼斯根本和自己的钱沾不上边儿。

还不起债_希腊人这样说理

雅典许多商店已经关门好几年了

雅尼斯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公投中,雅尼斯说他一定会投“赞成”票,他希望雅典接受欧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救助草案。尽管这有可能迫使希腊对养老金、税收等政策做出痛苦的改革。

迪米特里斯要投“反对”票。他根本不吃这一套。当他听说我是来自英国BBC的记者时,立刻对卡梅伦、整个英国、以及更加富裕的那些欧洲国家发起谩骂、攻击。但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向我讲述他的一生经历。

迪米特里斯现在已经60大几岁了。今年2月,经营了43年的文具店被迫关张。他的孩子们正在考虑离开希腊,其中一个甚至计划去澳大利亚。

迪米特里斯告诉我说,“我希望留在欧洲。不过,不是这样一个欧洲。”

一来二去,谈话变成了一场长达将近一小时的激烈辩论。话题非常广泛,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战、大英帝国、奥托曼帝国之后希腊国家的诞生等等。

对这些老人来说,历史事关重大。他们觉得,那些强大的欧洲国家让他们受了委屈。

还不起债_希腊人这样说理

开了一辈子公交车的萨内西斯没钱买车票去参加公投

迪米特里斯眉飞色舞地告诉我,英国女王最近到德国去访问期间,应该“为希腊说话。”我保证,下一次见到女王的时候,一定转达迪米特里斯的口信。

维克托也要投“反对”票。他曾在建筑行业工作,后来做保安。过去四年一直失业。维克托说,“也许,他们嫉妒我们,嫉妒我们整天晒太阳。”维克托指的是德国人、还有那些欧元区更富有的国家。

他认为,希腊现在这样的处境责任完全在那些国家。“他们早就应该懂了,希拉这样一个小国家永远偿还不起这样的债务,但是,他们还是不停地给我们喂钱。”

我们本来应该都是平等的。所有这些大国家经验那么丰富。希腊这么小,难道他们就不能帮我们走出这个烂摊子?”

让他迷惑不解的另一点是,怎么雅典突然来了一大批的记者和摄影团队?“这么多年了,你们早干什么去了?几年前的境况和现在也差不多嘛。”

还不起债_希腊人这样说理

科孚岛的支柱产业旅游业受到极大冲击

萨内西斯星期日不会参加公投投票。这并不是要表述政治立场。他仍然是南部城市卡拉马塔(Kalamata)的注册选民,但是没钱,买不起车票回家去投票。萨内西斯从17岁起就参加工作,一辈子绝大多数时间是公交车司机。

等我起身告别的时候,对方请我再喝一杯希腊咖啡。他们拒绝让我付钱。尽管我抗议说,这完全不符合BBC编辑指南的规定。

在咖啡馆工作的迪莫斯拒绝收我的钱、但却伸出手和我热情握手。他说,“我们都是欧洲人。我们希望得到的,不过是平等尊重。”

BBC记者兰顿在科孚岛(Corfu)的报道:

持续五年的紧缩带来的影响波及方方面面。富人有保障,但是,养老金削减50%、经济收缩25%,绝大多数普通人都受到严重的冲击。

他们既有怨气、又有怒气。经营游船生意的迪米特里说,“让大多数希腊人最恼火的是,(别人)假设我们什么也不干,就是坐着晒太阳、等着救助。”

所有的人都承认,希腊存在问题,官僚机构人浮于事、加入欧元区时做过假账。但是,布鲁塞尔也知情,怎么这就成了希腊人民的错误呢?

还不起债_希腊人这样说理

欧盟补贴、迪米特里斯的创业精神让小村发展繁荣

BBC记者米勒在安纳夫拉的报道:

希腊北部的安纳夫拉(Anavra)很有名,这是整个南欧最繁荣的农业小村,每家平均收入七万欧元。和希腊其它地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村民无一下岗、失业。

在一家舒适的小餐馆吃午餐期间,迪米特里斯告诉我,“大多数人周日都会投赞成票。”

小村的发展、财富是希腊加入欧盟以及迪米特里斯创业精神的直接结果。令我吃惊的是,迪米特里斯本人要投反对票,他担心欧盟的提议有“误导”,如果“不抵消债务,希腊今后可能两三代人都要继续吃苦。”

我问他,你担心反对票会导致希腊脱离欧元区吗?他摇摇头说,“那是另外一码事。我永远不会投票支持脱离欧洲。”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分享到:
给力英语网旗下网站  赣ICP备14008257号-1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