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文网

台湾文坛新星年少被“诱奸” 林奕含自杀反映了什么?

时间:2017-04-30 20:19:42  作者:蔡晓颖  来源:BBC  查看:134  评论:0
内容摘要: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周五(4月28日)传出自杀身亡的消息,震惊台湾社会。林奕含双亲通过出版社发表声明,指女儿多年前被补习班老师诱奸,最终走上不归路。林奕含得年26岁,今年出版第一本着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小说描述13岁主角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性侵的故事。林奕含生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曾否...

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周五(4月28日)传出自杀身亡的消息,震惊台湾社会。林奕含双亲通过出版社发表声明,指女儿多年前被补习班老师诱奸,最终走上不归路。

林奕含得年26岁,今年出版第一本着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小说描述13岁主角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性侵的故事。林奕含生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曾否认自己是书中主角,故事情节是由身边女生的真实经验改编。

林奕含父母经出版社游击文化发表声明说:“奕含这些日子以来的痛苦,纠缠着她的梦魇,也让她不能治愈的主因,不是忧郁症,而是发生在8-9年前的诱奸。”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奕含在年轻时,被一个补习班名师诱奸后,引发痛苦忧郁的真实记录和心理描写。书中的女主角,思琪、晓奇、怡婷等人,都是奕含一人的亲身遭遇,但她为了保护父母和家庭,才隐晦分写。”

这起事件也同时引起另一枝节: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南市政府社会局未曾受理女作家双亲在声明中所提及的相关内容等通报,但台南社会局同时表示,声明披露其姓名违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依卫福部指示要求出版社撤下声明,并称不排除罚款。

游击文化至今并未撤下声明,并说林氏父母希望“使社会上有更多力量来保护‘房思琪’们”台湾法律界也有人质疑,媒体在政府祭出罚款后纷纷胡名,政府到底“是保护林奕含,还是辜负了林奕含的遗愿呢?”

性侵创伤

林奕含才华洋溢,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着作已经卖到第五刷,估计已经出版5000到6000本。

林奕含多年前已经引起媒体关注,甚至称她是“最漂亮的满级分宝贝”——她是台南皮肤科名医林炳煌的千金,在学测取得满分考上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

台湾文坛新星年少被“诱奸” 林奕含自杀反映了什么?
小说封面有粉红的少女色彩,但情节是作者经历改编,灰暗非常

据媒体报道,林奕含念医学系两周后退学,之后再考上名校国立政治大学中文系。可惜林奕含在第三年病发再次休学,未能拿到毕业证书。

林奕含生前接受媒体访问时,都有谈及自己多年深受精神病之苦。

她在“报道者”网站的访问中说:“没有人知道我比任何人都不甘心,这个疾病它剥削了我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我曾经没有空隙的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原本可能一帆风顺的恋爱,随着生病的时间越来越长,朋友一个一个离去,甚至没有办法念书,而我多么地想要一张大学文凭。”

“奇怪的是,没有人要听我讲内心那个很庞大的骚乱、创伤、痛苦,没有人知道我害怕睡觉、害怕晚上、害怕早上、害怕阳光、害怕月亮。”

林奕含透露自己曾三度企图自杀,而这次自杀终于变成真实,26岁的生命香消玉殒。

林奕含疑似因年少遭性侵而引发忧郁症,最终选择自我了结生命,令人扼腕。不过,性侵受害人受精神病困扰,情况普遍。

台湾现代妇女基金会执行长林美熏说:“被害人发生事件后,几乎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创伤的反应……当时间拖得越长的时候,它就会变成一个疾病。”

林美熏指,其中一些受害人会因此患上忧郁症、强迫症等等。

五成性侵受害人是未成年少女

             台湾文坛新星年少被“诱奸” 林奕含自杀反映了什么?
               台湾2016年有约8100人遭受性侵害,当中约六成受害人未成年

美国反性暴力团体RAINN指出,94%被强暴的女性事发两周后出现创伤后压力症(PTSD)症状。而30%女性在事发九个月后仍然出现创伤后压力症状。

另外,约三分之一的女性受害人会想过自杀,而13%的女性受害人会尝试自杀。

根据台湾卫生福利部保护服务司接获的通报,台湾去年有约8100人遭受性侵害,其中逾80%受害人都是女性。

受害人为18岁以下的女生大概占一半。数据显示,其中82名受害人,与加害人有师生关系。

林美熏说:“这种师生关系蛮多都是一种诱骗、恐吓的一个情况之下……尤其是在学校或补习班,老师会假借他特别照顾她、特别关心她的功课去跟她约时间,慢慢去取得这个少女的信任。”

起诉率少于一半

林美熏认为,就算受害人决定报案,司法也不一定为她们带来公道。

去年台湾共录得约1.3万宗性侵案的通报,但林美熏说,只有约4000宗得到警察处理。而在这4000宗个案当中,只有约一半会得到起诉。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法律学系李佳玟教授说,性侵案是“密室犯罪”,往往难以取证。

台湾文坛新星年少被“诱奸” 林奕含自杀反映了什么?
根据林奕含父母的声明,林奕含应该在18、19岁的时候遭到侵犯

“在(性侵案)诉讼上,要证明(违反受害人意愿)真的不是这么容易……一般的话就是身上有伤痕。不然的话法官就会综合各种的证据去判断,台湾的审判里面好像呈现了比较混乱的状况。”

她指出,受害人如果立刻报案、或显示极大的心理创伤,法官会比较愿意相信受害人,但她认为这种做法不完善。

“被害人遇到性侵案的反应有很多种……有时候她的反应是呆掉,不知道怎么办;有时候会逃跑、会反抗;有时候甚至会试图跟对方交朋友,因为她不知道会不会被打伤、被伤害;甚至她因为不想染上艾滋病而拿保险套跟他。但是我们这社会一般只接受逃跑跟抵抗。”

感受痛苦

林奕含生前接受网站“女人迷”的采访时谈及自己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她讲到:“我希望任何人看了,能感受和思琪一样的痛苦,我不希望任何人觉得被救赎。我要做的不是救赎谁,更不是救赎我自己,写作中我没有抱着‘我写完就可以好起来,越写越升华’的动机。”

“但我所知的就是,已经疯了的人,不会变成不疯,已经插入的不会被抽出来,我所知的就是这样,我非常痛苦非常生气,已经吃进去的药不会被洗出来。”

性侵案不只是一串串的数字,背后的是一个又一个的人──每一个都经历过旁人难以明了的伤痛。

林奕含走了,但社会还是有机会拯救一个又一个的房思琪。

台湾文坛新星年少被“诱奸” 林奕含自杀反映了什么?

分享到:
给力英语网旗下网站  赣ICP备14008257号-1
Powered by OTCMS V2.85